對不起~我知道我真的拖太久了> <(磕頭謝罪)

原本想要寫的甜文卻怎麼看都不怎麼甜(<-沒有這種才華ˊˋ)
而且因為拖太久上下文可能感覺會有些連結不上
不管怎樣還是要說完成真好
請願意繼續看在下拙作的人慢用~
文中附上一張圖是寫文期間突然衝動而畫下來的
就當做是為拖文這麼久的一點補償

PS.想找上篇的人請愛用旁邊的文章搜尋
不然點這裡也可以啦XD



《意外》下篇

 

  「獸足,已經下課啦!不要再發呆了。」詹姆拍了拍發呆中的天狼星。

 

  天狼星回過神來,普等巫測前的最後一堂魔法史複習剛結束,班上同學正迫不及待的衝出教室要到餐廳去大快朵頤一頓。天狼星懶懶的高舉雙手伸了一個懶腰,在魔法史課堂上靈魂出竅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對生性毛躁性急的天狼星來說更是一個專門用來神遊的時刻。

 

  在旁等的有些焦急的路平說:「天狼星、詹姆,我還有事要先走了,麻煩你們順路去醫院廂房將這些筆記交給蟲尾,考試前還誤食黑妖精大便真是太不幸了。」路平一邊叨念著一邊急急步出教室。

 

  「那,當然不是意外啦。」詹姆望著路平離去的背影小聲的說道,天狼星不禁笑了出來。

 

  這時人已經走光了,教室裡只剩下他們,意識到這點,一時氣氛突然變的有些尷尬,天狼星感到有點手足無措,扭過頭不敢迎上詹姆的視線。

 

  昨天晚上發生的小小意外讓天狼星一夜都沒睡好。當詹姆用那雙褐眼凝視著他時那無比專注又帶著渴求的眼神,讓他幾乎忘記要怎麼呼吸,內心湧起的那股強烈的衝動是那麼的鮮明強烈,強烈到無法將它當作是一時興起的感情

 

  不,不是,他沒有必要騙自己,怎麼可能會是一時的衝動?他喜歡詹姆,很久以前他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上這個驕傲自大、愛現但是絕對正直勇敢的死黨。但是詹姆喜歡的是莉莉,這點他比誰都要清楚,他也知道莉莉是一個值得被真心對待的女孩,雖然自己常常嘴巴上挖苦詹姆又吃了不知第幾碗閉門羹,但是對於他們他是滿心的祝福,一直都是,只要能一輩子待在他們身邊、守護他們,就是他最大的心願。所以他不斷的告訴自己,維持像現在這樣無間的兄弟情誼是最好的狀態,也是他現在唯一能為他的死黨的感情所做的事。

 

  只是在經過昨晚的意外之後,那些用來說服自己的理由突然都變的那麼薄弱。

 

  隱藏真心向來都不是他的行事作風,但是要是真心會造成三個人的傷害,它的價值又會剩下多少?而詹姆詹姆他又是怎麼想的呢?他有可能會喜歡自己嗎?一連串的問題接踵而來卻沒有解答,天狼星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惑。

 

  勇氣什麼的到這時都消失殆盡了,一點用也沒有,還大無畏的葛來分多咧!天狼星突然遷怒到不相關的事物上。

 

  詹姆走近還在位子上發愣的天狼星在他身邊坐下來,一手環上天狼星的肩,天狼星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臉上泛起一片紅。

 

  「你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入神啊?」詹姆嘻嘻的笑道。

 

  「還不是昨天的……,」一時衝動脫口而出,天狼星趕緊改口,「沒沒什麼啦!只是昨天睡不太好精神有點差罷了。」

 

  詹姆收起笑容,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嚴肅,「你是因為昨天的事感到很困擾嗎?如果是我向你道歉。」

 

  「你幹嘛向我道歉阿?我是因為唉,好煩阿!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天知道你昨天是被雷劈到還是被搏格撞壞腦袋,四處亂發情,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知道你喜歡的是莉莉卻還是對那個吻有期待,都快煩死了...啊!」

 

  心煩意亂之下不小心又將真心話脫口而出,看著詹姆那綻開詭異笑容的臉,天狼星不禁暗暗咒罵起自己的嘴巴。

 

  「喔~是這樣阿!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本來我還擔心你是在生我的氣呢,原來不是我一個人在自作多情……。」詹姆鬆了口氣,又露出他招牌的嘻嘻笑臉。

 

  「咦?」一時無法理解詹姆的意思,天狼星表情困惑的轉頭看他。

 

  「其實我也一樣,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回事,又怕你生氣,不過有個很簡單的方法可以測試!」

 

  「蛤,這也能測試喔?」

 

  「是阿!不過這裡可不行,難保又會有哪個笨蛋闖進來,我可已經沒有黑妖精大便可以用囉!午夜,去北塔,好嗎?」

 

  「我...

 

  「我不是在勉強你喔,你願意來的話再來就好。好了!我們也趕快去吃飯吧!不然下午要餓肚子了。」不讓天狼星有多餘時間猶豫,詹姆邊說邊推著他走出教室。

 

  下午的符咒學天狼星恍神的更嚴重了,頻頻讓那張應該自己折成青蛙的白紙起火燃燒,害的路平一直忙著滅火,詹姆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整堂課幾乎沒講過半句話,甚至沒有耍寶想引起莉莉的注意。

 

  一定有問題。路平邊走去跟孚力維教授再領不知第幾張紙時一邊在心裡下了這個結論,不知道這對他所見過感情最好的死黨到底發生什麼事,以前不管如何天大的事也沒見他們會如此失神,不過...

 

  路平嘆了口氣,眼下這尷尬的氣氛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但是似乎也沒有他可以插手的餘地,只能默默祈禱在天狼星燒掉整間教室前事情能趕快解決掉就好了。

 

 

  度過心不在焉的下午,轉眼時間已經來到午夜了。天狼星一個人坐在寢室的窗台上,隔著玻璃望著墨藍的夜空發愣。

 

  看來詹姆似乎結束訓練就去約定的地方等他,但是他還不想去。不,是不敢去吧!他的腦海裡響起一個聲音:明明就是不敢去,才會變的那麼畏畏縮縮的,你到底在怕什麼?

 

  怕!他當然會怕,詹姆對他來說比什麼都重要,他不希望他們之間的友誼會因此破碎,要是之後連朋友都做不成,那比自己死了還要難過。

 

  不過他在等你。那個聲音說著。你不是也很想知道詹姆的想法嗎?就賭上這一次吧!即使賭輸了,最起碼不會留下遺憾阿。

 

  天狼星豁然起身,抓起外套就往門外衝,一路往北塔的方向跑去。在拋下猶豫和疑惑之後,他很驚訝的發現,自己現在有多麼的想見到詹姆,想馬上見到他、告訴他自己真正的心情......

 

  他不禁有點埋怨起學校禁止使用消影術了。

 

 

  他氣喘噓噓的跑到北塔頂,果然詹姆已經在那裡等他,而且看起來似乎已經等他很久的樣子,今晚雖然沒有下雨,但是夜晚的氣溫還是有點偏低,他有些責怪自己讓詹姆在外面等他這麼久。他想出聲叫他,但是在見到他之後原本想跟他說的話,頓時又喪失了說出口的勇氣,夜晚的溫度也似乎讓他冷靜下來,天狼星深深的吸了幾口空氣,換上刻意掩飾漫不在乎的表情朝詹姆走去。

 

  「嗨!不好意思喔,鹿角,你等很久了吧?......」話還沒說完,詹姆馬上衝過來將他緊緊抱住,天狼星愣住了,尚未出口的話頓時都從腦海消失殆盡。

 

  「你來了!我還以為我剛剛一直在想也許你不會來,太好了......」詹姆將臉埋在天狼星的頸窩裡說道,環著他的雙手抱的更緊了些。

 

  「你是真的希望我來嗎?」天狼星低聲的問。

 

  「欸,對一個半夜不睡待在塔頂吹冷風苦苦等待你來的人問這種問題,也未免太笨了吧!一點都不像你平常的水準喔!」詹姆鬆開手,用一種略帶挖苦的語氣說。

 

  「時間地點都是你選的我也沒辦法。」

 

  「哈哈!好像是這樣耶!」詹姆裝傻的笑了起來。

 

  看著他的笑臉,天狼星原本煩躁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他很喜歡看著他的笑,好像不論什麼天大的難事都能在這個笑中迎刃而解,那個他從很久以前就迷戀上的笑

 

  「好啦!我已經來了,你說的什麼測試要怎麼做阿?」

 

  「啊!那個,」詹姆突然有些支支吾吾,臉色稍微變紅了些,「就是上次是因為被人打斷了,所以我想如果再做一次可能就會知道了。」

 

  「什麼阿?!」天狼星臉瞬間變紅,下意識的想要後退。不理會他的反應,詹姆將雙手放上天狼星的臉,將他拉近自己的。

 

  「天狼星,」詹姆突然改變稱呼,天狼星一時愣住「你會討厭這樣嗎?」

 

  「……不討厭,但是我必須說你真的很沒創意。」

 

  「呵,這種小事就不要太計較了。」

 

夜晚之約(JPxSB)

 

  詹姆輕輕的吻上天狼星,像是試探般的輕啄著他的唇,然後他輕輕的撬開將舌探進他的,一鼓柔軟而甜美的感覺侵襲著腦海讓兩人感到一陣輕微的麻醉,天狼星的頭腦變的昏昏沉沉,眼前只看到詹姆認真而深情的凝視。

 

  忽然兩人拋開所有的顧忌,詹姆將天狼星推向牆壁,開始野蠻的張嘴啃咬,而天狼星雙手環上詹姆的頸後將他壓向自己,加深這個親吻。束縛已久的情感此刻全都傾巢而出,兩人的舌彼此糾纏在一起,不斷持續這個深吻,直到連呼吸也找不到。

 

  詹姆對他的心情他已經完全明白了,此刻他的心中前所未有的清明,他喜歡詹姆,而且是一輩子的喜歡,不論將來他們之間是否會有莉莉都不會有所改變,也都不再是那麼重要了。

 

  「天狼星其實我對你

 

  「停!不要說!你不要說。」知道詹姆要說的是什麼,天狼星立刻阻止他。

 

  「詹姆,我喜歡你,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是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我只要你知道,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不論以後我們會變成怎樣都不會改變,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直到你不再要我陪為止。」

 

  詹姆望著他,心裡明白天狼星先將選擇權替他保留下來,不要求他現在要做出任何決定,而在稍微冷靜下來後他也感激他這麼做。他可以感受到天狼星對自己的愛與付出是自己遠遠比不上的,在感情這條路上始終都是自己比較幼稚自私,傷害的都是他最愛的人,但是如果可以,他能為愛放縱這一次嗎?

 

 

  「天狼星,我可以要求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

 

  「你可以吻我嗎?」

 

  「阿?!為什麼?!」天狼星的臉刷地變的通紅,大聲的抗議。

 

  「因為剛剛是我吻你阿!一人一次很公平!」詹姆嘻嘻的笑著,天狼星看他的笑臉只能無奈的嘆氣投降。

 

  真的,遇到他真不知道是他一生中最幸運還是最倒楣的事,也許都是。

 

  他只知道他沒有後悔過。

 

  「好好吧你先把眼睛閉起來啦!」

 

  詹姆將眼睛閉上,他感覺到天狼星的氣息緩緩的逼近,想像著他此刻羞怯卻倔強的表情,嘴角不禁上揚了起來,心裡決定好等他的唇覆上自己的時,要出其不意的摟住他,給他一個全世界最深的擁抱。

 

<完>

 

「獸足,已經下課啦!不要再發呆了。」詹拍了拍發呆中的天狼星。

 

天狼星回過神來,普等巫測前的最後一堂魔法史複習剛結束,班上同學正迫不及待的衝出教室要到餐廳去大快朵頤一頓。天狼星懶懶的高舉雙手伸了一個懶腰,在魔法史課堂上靈魂出竅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對生性毛躁性急的天狼星來說更是一個專門用來神遊的時刻。

 

在旁等的有些焦急的路平說:「天狼星、詹姆,我還有事要先走了,麻煩你們順路去醫院廂房將這些筆記交給蟲尾,考試前還誤食黑妖精大便真是太不幸了。」路平一邊叨念著一邊急急步出教室。

 

「那,當然不是意外啦。」詹姆望著路平離去的背影小聲的說道,天狼星不禁笑了出來。

 

這時人已經走光了,教室裡只剩下他們,意識到這點,一時氣氛突然變的有些尷尬,天狼星感到有點手足無措,扭過頭不敢迎上詹姆的視線。

 

昨天晚上發生的小小意外讓天狼星一夜都沒睡好。當詹姆用那雙褐眼凝視著他時那無比專注又帶著渴求的眼神,讓他幾乎忘記要怎麼呼吸,內心湧起的那股強烈的衝動是那麼的鮮明強烈,強烈到無法將它當作是一時興起的感情,不,不是,他沒有必要騙自己,怎麼可能會是一時的衝動?他喜歡詹姆,很久以前他就已經發現自己喜歡上這個驕傲自大、愛現但是絕對正直勇敢的死黨。但是詹姆喜歡的是莉莉,這點他比誰都要清楚,他也知道莉莉是一個值得被真心對待的女孩,雖然自己常常嘴巴上挖苦詹姆又吃了不知第幾碗閉門羹,但是對於他們他是滿心的祝福,一直都是,只要能一輩子待在他們身邊、守護他們,就是他最大的心願。所以他不斷的告訴自己,維持像現在這樣無間的兄弟情誼是最好的狀態,也是他現在唯一能為他的死黨的感情所做的事。只是在經過昨晚的意外之後,那些用來說服自己的理由突然都變的那麼薄弱。

 

隱藏真心向來都不是他的行事作風,但是要是真心會造成三個人的傷害,它的價值又會剩下多少?而詹姆詹姆他又是怎麼想的呢?他有可能會喜歡自己嗎?一連串的問題接踵而來卻沒有解答,天狼星感到前所未有的迷惑。

 

勇氣什麼的到這時都消失殆盡了,一點用也沒有,還大無畏的葛來分多咧!天狼星突然遷怒到不相關的事物上。

 

詹姆走近還在位子上發愣的天狼星在他身邊坐下來,一手環上天狼星的肩,天狼星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臉上泛起一片紅。

 

「你在想什麼想的這麼入神啊?」詹姆嘻嘻的笑道。

 

「還不是昨天的……,」一時衝動脫口而出,天狼星趕緊改口,「沒沒什麼啦!只是昨天睡不太好精神有點差罷了。」

 

詹姆收起笑容,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嚴肅,「你是因為昨天的事感到很困擾嗎?如果是我向你道歉。」

 

「你幹嘛向我道歉阿?我是因為唉,好煩阿!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天知道你昨天是被雷劈到還是被搏格撞壞腦袋,四處亂發情,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明明知道你喜歡的是莉莉卻還是對那個吻有期待,都快煩死了...啊!」心煩意亂之下不小心又將真心話脫口而出,看著詹姆那綻開詭異笑容的臉,天狼星不禁暗暗咒罵起自己的嘴巴。

 

「喔~是這樣阿!聽你這樣說我就放心了,本來我還擔心你是在生我的氣呢,原來不是我一個人在自作多情……。」詹姆鬆了口氣,又露出他招牌的嘻嘻笑臉。

 

「咦?」一時無法理解詹姆的意思,天狼星表情困惑的轉頭看他。

 

「其實我也一樣,不知道我自己是怎麼回事,又怕你生氣,不過有個很簡單的方法可以測試!」

 

「蛤,這也能測試喔?」

 

「是阿!不過這裡可不行,難保又會有哪個笨蛋闖進來,我可已經沒有黑妖精大便可以用囉!午夜,去北塔,好嗎?」

 

「我...

 

「我不是在勉強你喔,你願意來的話再來就好。好了!我們也趕快去吃飯吧!不然下午要餓肚子了。」不讓天狼星有多餘時間猶豫,詹姆邊說邊推著他走出教室。

 

下午的符咒學天狼星恍神的更嚴重了,頻頻讓那張應該自己折成青蛙的白紙起火燃燒,害的路平一直忙著滅火,詹姆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整堂課幾乎沒講過半句話,甚至沒有耍寶想引起莉莉的注意。

 

一定有問題。路平邊走去跟孚力維教授再領不知第幾張紙時一邊在心裡下了這個結論,不知道這對他所見過感情最好的死黨到底發生什麼事,以前不管如何天大的事也沒見他們會如此失神,不過...

 

路平嘆了口氣,眼下這尷尬的氣氛讓他有點不知所措,但是似乎也沒有他可以插手的餘地,只能默默祈禱在天狼星燒掉整間教室前事情能趕快解決掉就好了。

 

 

度過心不在焉的下午,轉眼時間已經來到午夜了。天狼星一個人坐在寢室的窗台上,隔著玻璃望著墨藍的夜空發愣。

 

看來詹姆似乎結束訓練就去約定的地方等他,但是他還不想去。不,是不敢去吧!他的腦海裡響起一個聲音:明明就是不敢去,才會變的那麼畏畏縮縮的,你到底在怕什麼?

 

怕!他當然會怕,詹姆對他來說比什麼都重要,他不希望他們之間的友誼會因此破碎,要是之後連朋友都做不成,那比自己死了還要難過。

 

不過他在等你。那個聲音說著。你不是也很想知道詹姆的想法嗎?就賭上這一次吧!即使賭輸了,最起碼不會留下遺憾阿。

 

天狼星豁然起身,抓起外套就往門外衝,一路往北塔的方向跑去。在拋下猶豫和疑惑之後,他很驚訝的發現,自己現在有多麼的想見到詹姆,想馬上見到他、告訴他自己真正的心情......

 

他不禁有點埋怨起學校禁止使用消影術了。

 

他氣喘噓噓的跑到北塔頂,果然詹姆已經在那裡等他,而且看起來似乎已經等他很久的樣子,今晚雖然沒有下雨,但是夜晚的氣溫還是有點偏低,他有些責怪自己讓詹姆在外面等他這麼久。他想出聲叫他,但是在見到他之後原本想跟他說的話,頓時又喪失了說出口的勇氣,夜晚的溫度也似乎讓他冷靜下來,天狼星深深的吸了幾口空氣,換上刻意掩飾漫不在乎的表情朝詹姆走去。

 

「嗨!不好意思喔,鹿角,你等很久了吧?......」話還沒說完,詹姆馬上衝過來將他緊緊抱住,天狼星愣住了,尚未出口的話頓時都從腦海消失殆盡。

 

「你來了!我還以為我剛剛一直在想也許你不會來,太好了......」詹姆將臉埋在天狼星的頸窩裡說道,環著他的雙手抱的更緊了些。

 

「你是真的希望我來嗎?」天狼星低聲的問。

 

「欸,對一個半夜不睡待在塔頂吹冷風苦苦等待你來的人問這種問題,也未免太笨了吧!一點都不像你平常的水準喔!」詹姆鬆開手,用一種略帶挖苦的語氣說。

 

時間地點都是你選的我也沒辦法。」 

 

「哈哈!好像是這樣耶!」詹姆裝傻的笑了起來。 

 

看著他的笑臉,天狼星原本煩躁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下來,他很喜歡看著他的笑,好像不論什麼天大的難事都能在這個笑中迎刃而解,那個他從很久以前就迷戀上的笑 

 

「好啦!我已經來了,你說的什麼測試要怎麼做阿?」 

 

「啊!那個,」詹姆突然有些支支吾吾,臉色稍微變紅了些,「就是上次是因為被人打斷了,所以我想如果再做一次可能就會知道了。」 

 

「什麼阿?!」天狼星臉瞬間變紅,下意識的想要後退。不理會他的反應,詹姆將雙手放上天狼星的臉,將他拉近自己的。 

 

「天狼星,」詹姆突然改變稱呼,天狼星一時愣住「你會討厭這樣嗎?」

 

……不討厭,但是我必須說你真的很沒創意。」

 

「呵,這種小事就不要太計較了。」

 

詹姆輕輕的吻上天狼星,像是試探般的輕啄著他的唇,然後他輕輕的撬開將舌探進他的,一鼓柔軟而甜美的感覺侵襲著腦海讓兩人感到一陣輕微的麻醉,天狼星的頭腦變的昏昏沉沉,眼前只看到詹姆認真而深情的凝視。忽然兩人拋開所有的顧忌,詹姆將天狼星推向牆壁,開始野蠻的張嘴啃咬,而天狼星雙手環上詹姆的頸後將他壓向自己,加深這個親吻。束縛已久的情感此刻全都傾巢而出,兩人的舌彼此糾纏在一起,不斷持續這個深吻,直到連呼吸也找不到。

 

詹姆對他的心情他已經完全明白了,此刻他的心中前所未有的清明,他喜歡詹姆,而且是一輩子的喜歡,不論將來他們之間是否會有莉莉都不會有所改變,也都不再是那麼重要了。

 

「天狼星其實我對你

 

「停!不要說!你不要說。」知道詹姆要說的是什麼,天狼星立刻阻止他。

 

「詹姆,我喜歡你,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但是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我只要你知道,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不論以後我們會變成怎樣都不會改變,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直到你不再要我陪為止。」

 

詹姆望著他,心裡明白天狼星先將選擇權替他保留下來,不要求他現在要做出任何決定,而在稍微冷靜下來後他也感激他這麼做。他可以感受到天狼星對自己的愛與付出是自己遠遠比不上的,在感情這條路上始終都是自己比較幼稚自私,傷害的都是他最愛的人,但是如果可以,他能為愛放縱這一次嗎?

 

 

「天狼星,我可以要求你一件事嗎?」

 

「什麼事?」

 

「你可以吻我嗎?」

 

「阿?!為什麼?!」天狼星的臉刷地變的通紅,大聲的抗議。

 

「因為剛剛是我吻你阿!一人一次很公平!」詹姆嘻嘻的笑著,天狼星看他的笑臉只能無奈的嘆氣投降。

 

真的,遇到他真不知道是他一生中最幸運還是最倒楣的事,也許都是。

 

他只知道他沒有後悔過。

 

「好好吧你先把眼睛閉起來啦!」

 

詹姆將眼睛閉上,他感覺到天狼星的氣息緩緩的逼近,想像著他此刻羞怯卻倔強的表情,嘴角不禁上揚了起來,心裡決定好等他的唇覆上自己的時,要出其不意的摟住他,給他一個全世界最深的擁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索緹斯(Sothis) 的頭像
索緹斯(Sothis)

天狼星辰

索緹斯(Sot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