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attend.gif

 

 

不知哪根神經搭錯

居然用從小就最苦手的抒情文寫法(我是論說文派的啊!!)

寫從來沒寫過的第一人稱文

更甚之...

居然還是正常向~(喂)

沒想到我第一篇APH文就獻給香灣了

(起碼一兩個月前真的想不到= =+)

 

總之

我已經很盡量想將想表達的事寫出來

言詞堆砌文藻用語也許不是很純熟
希望看的時候覺得不會太糟就好了> <

 


 

 

《寒梅》

 

  妳笑了 像盛開的梅

  那景像永遠使我癡戀

  即使我比任何人都了解

  妳的心 正在下雪

 

  妳眉頭深鎖著站在窗邊,望著天上的新月,褐色的眼眸卻看不見任何光亮。妳輕輕嘆了口氣,纏著繃帶的手指將低垂的髮絲撥向耳後。

 

  妳似乎比以前要消瘦得多,不論來自內外,種種的壓力、脅迫,摧的妳心力交瘁,也削去你眼裡的明亮。我輕輕喚了妳的名,不忍。

 

  「……灣。」

  「香,你來了阿。」

 

  妳回頭,溫柔的笑著回應我的呼喚,那一刻那個堅強的女孩又出現在這,彷彿剛剛的憂傷只是一場虛幻。妳緩緩走向我,似乎注意到了什麼,從妳面容褪去的笑換上了不捨與關切。

 

  「還會痛嗎?」

 

  妳伸出手,撫著我臉上的傷痕,傷已經不算什麼,妳眼裡流露的深切關愛卻使我的心更加疼痛。

 

  何以妳還能付出妳的關心,在妳受盡折磨之後。妳的痛苦能暫時忘卻,我卻無法視而不見。

 

  現實讓我們必須武裝起自己的心,即使那是一顆傷痕累累的心,也必須擁有堅強的假象,我的漠然,妳的笑容,不過是一道道高築的圍籬,像風雪中的梅,不畏寒冷的綻放,又有多少人能發覺隱藏在堅強背後孤身立於寒風中的悲哀?

 

  「香?!你為什麼哭呢?」

  「……因為妳在哭

 

  愕然,妳慣性武裝起的笑容逐漸潰散,取而代之的是隱藏已久的悲傷,止不住的化作眼淚不停的落下。

 

  我牽起妳滿是傷痕的手,妳緩緩將頭倚靠向我的肩,像是靠岸的孤舟找到依賴,再也忍不住低聲啜泣。

 

  妳不需要堅強,起碼在我面前妳不需要,因為我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妳的痛苦,是現實、是宿命,有傷痛、有無奈。

 

  只管哭泣,即使眼淚洗不去悲傷,即使望不到光亮。不去管停留在心上的傷痕是否隨時間越加深刻,雖然我無力抹平這份傷痛,但是我會陪著你,一起痛,一起哭。

 

  希望妳也能了解,我們還擁有彼此。

 

  不會再孤單了,我以僅有的一片赤誠之心對妳許下永恆的承諾。

 

<完>

文章標籤

索緹斯(Sot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