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小說阿阿~
又是親愛的NM>w<
預計會有很多篇(多少篇?)
總...總之我會努力完成的囉~ˋwˊ


《凝望》第一章

 

  晦暗陰濕的下水道,瀰漫著令人作嘔的難聞氣息。一條纖細的黑色身影扶著牆,痛苦的喘息著。原本柔順的及肩金髮雜亂不堪,帶著燒焦的痕跡與血污,左臉上因爆炸造成的大片傷口此刻正淌著血,不斷的沿著臉頰滴落。

  「……可惡!」

  梅洛低吼了一聲,撐不住身體的疼痛頹然跪下,他翻身倚著牆坐著,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氣。血的腥味引來了水道中老鼠的興趣,細微的腳步聲搭搭的響著,顯然他們正在附近聚集,又不敢過於靠近,水潾潾的小眼在黑暗中散發著貪婪的渴望。

  “我居然落魄到要變成老鼠的食物了。”梅洛氣惱的想著,不過此時的他已經無力做出驅趕的動作,只能死死的狠瞪牠們。


  他是早就預備好要放棄這個根據地。自從四年前毅然離開華米之家後,他憑著過人的聰明才智順利取得黑道組織的信任,而自從他加入之後組織也逐漸壯大,擁有足夠的實力進行奇樂的獵捕行動。甚至趕在尼亞之前搶到了筆記本,對他而言,無疑是一吐過去因尼亞所受的羞辱的怨氣。

  這幾年他多次出生入死,讓他比當初負氣出走時多了一份膽識與警覺,為了消滅與自己有關的證據好隨時從黑道組織脫身,他事先在根據地安置炸藥,並規劃好撤退的路線,只不過,他完全沒料到這些準備竟然會用在逃脫日本搜查本部的攻堅上。

  他一向認為這所謂"第二代L"非常沒用,所以完全不將他放在眼裡,大意輕敵應該算是自己的失誤,也許得到筆記本的優越感讓他失去了部份警覺。而過於相信死神也是很愚蠢的,他想,換成尼亞大概就會想到死神倒戈的可能性,如果是他,就不會忘記留心死神的動向,因為他總是那麼冷靜、那麼聰明、那麼可惡…。

  心裡不自覺的湧起想見到尼亞的念頭,幾乎跟不想見到他一樣強烈,真是有夠莫名奇妙的,他怎麼可能會想見到尼亞?八成是剛剛的爆炸讓他有點腦震盪…。

  不,絕對不能讓他看到自己這副喪家犬的模樣,儘管他從來只有當輸家的份。

  梅洛不耐煩的舒了口氣。想起尼亞總是會引起揮之不去的焦躁,這股莫名湧現的情緒讓原本就惡劣的心情更是雪上加霜。

  可惡,真想痛扁尼亞一頓。

  他幾乎可以想見尼亞那平淡漠然的神情,居高而下的注視著他的失敗─就像以往無數次競爭後的結果,那眼神一直是他最無法忍受、最厭惡的。但是每一次,當他不甘心的回瞪著尼亞時,他都會從那雙灰眸捕捉到一絲異樣的色彩,一閃即逝,快到讓他幾乎認為那不過是他眼睛瞪到發酸所產生的錯覺。

  他不知道那代表了什麼,只覺得那個眼神是那麼的陌生,不同於他所見過的任何眼神。在那短短的凝視中,他彷彿忘了呼吸,彷彿他與尼亞之間沒有任何的隔閡,他的一切想法全都無所遁形…。


  “該死的,現在想這些做什麼?”梅洛有些惱怒的斥責自己。

  現在的他失去根據地與黑道的勢力,失去了最重要的筆記本,甚至連本名也已經被知道了,而他卻只能半死不活的躲在這個下水道中。這次他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敗,打擊的讓他再也沒有反擊的力氣了…。

  這次真的是輸的徹底吧。

  梅洛痛苦的閉上眼睛,放棄的念頭悄悄浮現。這些年他做的努力已經耗去他所有的精神氣力,他真的不知道自己究竟還有沒有辦法捲土重來,而從傷口不停傳來的疼痛更加深了這個念頭。

  “就放棄一次吧!反正不論再怎麼努力,我還是永遠也贏不過尼亞,永遠只能在他身後遙望…。”

  一抹白色的身影閃過腦海,梅洛陡然睜開眼睛。不可以,他不能放棄,過去他做的所有努力都是為了要超越尼亞,證明自己比他還要適合繼承L的名號,為了這個目的他不擇手段,甚至不惜淪為犯罪者,他沒有道理就在這倒下,放棄才是真正的輸了,無論如何…。


  梅洛艱難的撐起身子,扶著牆開始緩慢的朝出口前進,他得先離開這裡,治療傷口並尋找援助,為下一步行動開始重新計畫。問題是他應該去找誰?

  他搖搖頭,彷彿想要晃掉那個總是無端冒出的白色身影…不過受點傷連腦子都出問題了嗎?他疑惑的想著。也許他該去找麥特,那傢伙雖然沒什麼野心,不過是一個可以信得過的人,而且他一定會願意幫助自己的…。

  對,勝負還沒定呢!奇樂…尼亞…小看我的話可是會嚐到苦頭的,等著瞧,我梅洛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打敗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索緹斯(Sothis) 的頭像
索緹斯(Sothis)

天狼星辰

索緹斯(Sot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