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此鄭重發誓 我絕對不懷好意~
★本站為個人社團《天狼星辰》網站,作品包含一般向、女性向/耽美向之二創及原創,不喜者請慎入。
★個人創作及文章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歡迎使用留言板(Ask)來閒聊交流或提問喔!^w^

★Banner(不定期更新,可直連)
天狼星辰
歡迎交換連結!~XD

★主推:
HP-犬中心、鹿犬│APH-米英、香灣│復聯系列-錘基、盾鐵、全員│BBC Sherlock-福華│DN-NxM

 

《真實之絆》第五章

 

  他們現影後,發現自己正身處在一片森林的邊境,森林裡茂密的樹葉遮擋住大部分陽光,即使現在是白天卻感覺相當陰暗。

  「這裡應該就是他們這次要執行任務的地點,有密報指出這座森林裡有潛逃的食死人躲藏,莉莉他們就是來搜捕那些食死人的。」詹姆環顧四周說。

  「那我們要往哪邊走?」天狼星問道。

  「情報說他們應該在森林偏南邊的地方,往這裡走吧!」

  他們進入森林裡緩慢的走著,越往深處前進就越加的寧靜與昏暗,光線不足令他們只能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樹根盤結的草地上。不知走了多久,就在大伙開始感到有點疲累的時候,詹姆突然不小心被某個東西給絆倒了。

  「什麼東西啊?」他回頭定睛一看,發現居然是一個人倒在地上,渾身沾滿了泥土跟草,三個人連忙上前查看。

  「喂!喂!你沒事吧?」詹姆拍了拍他的臉,片刻他才慢慢睜開眼睛。路平憑空變出一個杯子再用魔杖指著杯子念了聲:「水水噴!」,並將水拿給那個人喝,那個人喝完之後才變得比較清醒一點。

  「你們……?」那個人拿著杯子有些疑問的說:「你們是部裡派來增援的嗎?」

  「呃,可以這樣說,發生了什麼事?」詹姆有些心虛的說。

  「我們……在追捕食死人的時候不小心洩漏的了行蹤,我在打鬥中被奪走魔杖,其他人為了掩護我回去通報都已經被抓走了。但是食死人在這座森林下了反消影咒,我無法離開只好一直走,卻又不小心迷了路,最後就體力不支昏倒了。」男子虛弱的說。

  「我看我先帶他回去治療,順便再通知魔法部派人過來。」路平對另外兩人說。

  「嗯,那就麻煩你了,雷木思。」天狼星拍了拍他的肩。

  他們對男子施法讓他離地飄浮,路平在用魔杖控制他飄回去的時候又擔心說:「你們兩個千萬要小心,不要太過衝動又意氣用事了。」

  「放心,我們會見機行事的。」詹姆對他拍胸脯保證,路平看起來還是不太放心,不過還是先轉身帶著男子離開。

  「他還算幸運的了,剛好昏倒在我們走的路上。」詹姆抓了抓頭髮說:「那我們繼續走吧。」

  天狼星點點頭,他們繼續前進,天色也隨著時間過去而漸漸轉深,終於他們看到前方有一座古老的氣派宅院,陰森森的佇立在森林中一處寬廣的平地上,黑色的鐵閘門上裝飾著一隻巨大的鐵質蜷曲銀蛇。

  這裡鐵定就是食死人們的藏身地點,天狼星心裡結論一下便想往前衝過去,卻詹姆按住他的肩膀,示意他一起蹲伏躲進旁邊的矮樹叢裡。

  「幹嘛要躲起來?」天狼星不解的問。

  「路平不是才說要我們別太衝動嗎?雖然這建議大概有九成是在針對你講的。對方有能將一群正氣師抓起來的能力,而且他們一定也會比之前更加戒備,所以我們先在留這裡觀察情況,等增援來再想辦法一起闖進去救人啊。」

  「嘖,未免也太麻煩了。」天狼星不耐煩的說,不過也還是跟詹姆一起躲起來觀察宅院的動靜。

  入夜的森林比白天更加的幽暗,但空地上方卻有一片澄淨的夜空,幾許星點點綴其中不停閃爍著,月亮也從樹頂上探出頭來,為這片黑暗提供了些許光明。他們靜靜的觀察四周,那座宅院的幾座窗口此時也透出燈光,顯然裡面確實有人在。

  「我們現在就好像正氣師在執勤任務一樣耶,天狼星。」詹姆說道:「這樣也算是完成一個憧憬的理想。」

  「你想做正氣師,幹嘛不去參加選拔考試,還找我來麻瓜世界開這種沒啥生意的事務所?」

  「原因很多啊!主要的原因是我覺得現在這樣比較自由,不用被魔法部的規矩綁住,我跟你一樣都不喜歡那種感覺。」詹姆嘻笑著看向天狼星說:「而且這樣我要追你也比較方便。」

  天狼星聽到他這樣講,瞬間變得滿臉通紅,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移開視線,卻被詹姆扳過他的下巴吻上,片刻的猶豫後他也開始回應他。詹姆的吻很溫柔,唇舌交纏間帶著無限的柔情,誘得他有些心醉,不自覺的伸手環住他的頸後來加深這個吻,直到呼吸都快沒有了才分開。

  他們互相望著對方有些尷尬的表情,突然覺得一陣好笑,兩人同時都忍不住悄悄的笑出聲來。

  突然在不遠處傳來有人行走的沙沙聲,兩人立時安靜下來提高戒備,一個身影正快步的走向宅院,沒有發現到他們的存在就從他們藏身的樹叢邊走過,他們緩緩的起身想看的更清楚一點,卻不慎讓樹叢發出些微的聲響,那個人立刻敏銳的回頭,就在他們兩人當機立斷的跳開樹叢時,下一秒原先躲藏的樹叢就被劈成兩半。

  他們迅速的轉身舉著魔杖應戰,那個人也擺出作戰的姿勢平穩的高舉魔杖,就著些許的月光他們依稀辨識出對方的身分。眼前和他們對立的男子有著鷹勾鼻,一頭油膩的黑髮,並穿著一身黑鴉鴉的長袍。

  「鼻涕卜?我怎麼一點也不意外在這裡見到你。」天狼星大聲的嘲諷。

  「我也不意外你們還是跟以前一個德性,不管是愛做些偷雞摸狗的事,還是蠢到闖進這裡。」石內卜冷冷的應到,黑色的眼睛帶著惡意的微瞇起來。

  「少廢話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虧莉莉以前還把你當朋友,跳出來幫你那麼多次,你竟然攻擊他們還把他們都抓起來!」詹姆氣憤的罵道。

  聽到莉莉的名字,石內卜的表情一瞬間變得有些僵硬,但隨即又恢復成原來的冷酷。

  「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用不著你管!」石內卜嘶聲的說,他冷不防的發出惡咒打中詹姆的腳,詹姆瞬間站不穩的半跪下,天狼星立時反擊回去,咒語擊中了石內卜的腹部,他痛的連退了好幾步,不料他竟對無法移動的詹姆又發出了一擊,天狼星見狀立刻衝向詹姆面前,剎那間就被一陣紅光擊中,隨即便昏倒在地。

  「你這個混蛋!」詹姆憤怒的吼道,掙扎著想要起身卻被石內卜用石化咒給固定住動作動彈不得。

  「這是報普等巫測時的仇。你就留在這裡,等著看會不會有剛好路過的好心人來救你好了。」石內卜微喘的冷笑道。不顧詹姆憤恨的眼神逕自用魔杖漂浮著昏迷不醒的天狼星,頭也不回的走向那座宅院。


  天狼星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身處在一間奢華卻陰氣森森的大廳地板上,身體被繩子緊緊的綑綁住,他靠著牆壁困難的站起身,看到大廳裡有好幾個人或坐或站,都在盯著他看,而站在壁爐前一個身著黑衣的黑髮女子突然發出一聲尖銳的笑聲。

  「呦!瞧瞧誰是咱們今天的貴賓啊,怎麼?這裡還睡的舒適吧?出賣者的哥哥,血統的叛徒!」

  「別忘了妳也是出賣者跟叛徒的堂姐,貝拉。」天狼星冷哼一聲的譏笑道:「雖然我們都還寧願跟地精當親戚。」

  「住口!」貝拉憤怒的用魔杖朝他一揮,天狼星的臉上瞬間就被劃出一道血痕。

  「別把我跟你們這種愛和低賤血統的雜種廝混的人混為一談!你們以為扳倒了黑魔王從此就可以高枕無憂了嗎?哼!只要我們這些效忠他的人還活著,偉大的黑魔王也將會永遠存在,永生不死!」

  「既然落在你們手上,要殺要剮都隨便你們,只要我不用再看到妳那張噁心的嘴臉就好了。」天狼星狠狠的笑著說。

  「死?哪有那麼簡單就放過你們的道理,我要一個一個慢慢的折磨你們,讓你們為對黑魔王做的事付出慘痛的代價!」

  貝拉瘋狂的笑著,示意站在她旁邊的人將天狼星押去地牢。原本站在一旁冷眼旁觀的石內卜卻突然走向前對貝拉說:「我跟這個人還有些私人恩怨要處理,我看就由我來押他去地牢吧。」

  貝拉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石內卜便轉身用力的將天狼星給推進通往地牢的階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索緹斯(Sothis) 的頭像
索緹斯(Sothis)

天狼星辰

索緹斯(Sot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皇亞霖
  • 詹姆和天狼星聯手也打不過賽佛勒斯?!
    這有可能嗎?
  • 其實當時我寫這段的時候也很苦惱XD
    不知要如何讓他們被打倒因為照理說是不會的(但這樣故事就發展不下去了啊!Q囗Q)
    所以後來我是想說
    石內卜是趁兩人還在氣憤的指責時出其不意先動手打亂他們的步調
    二對一不行 但個個擊破應該還是有機會的
    尤其是碰上有關莉莉事情的教授更加威能=w=
    所以最後才會這樣寫的> <
    其實都是我文筆不夠好吶ˊˋ還請海涵QQ

    索緹斯(Sothis) 於 2012/07/14 00:28 回覆

  • 皇亞霖
  • 原來如此。
    其實,你要把賽佛勒斯寫得很強這點我完全沒有意見。〈我會說這又是另一個私心嗎?〉
    反正天狼星後來也逃脫得很順利很輕鬆......哇哈哈......〈同時支持敵對的人真是矛盾......汗......〉
  • 辛苦了ˊˇˋ

    雖然我只喜歡天狼星
    但想故事時還是不由自主將教授寫得很好其實我也很矛盾吶ˊˋ
    我想這就是人參(嘆)

    索緹斯(Sothis) 於 2012/07/14 17:58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