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收到阿珞新寫的鹿犬文~(經過阿珞的同意後將全文轉載於下方)
是給我作為慶祝天狼星生日&部落格總算復站的賀文>w<
(雖然我的賀圖依然難產中orz)
實在太感心了QAQ
真的再三感謝!!
我會盡量學著少鑽一點牛角尖趕快更文的!>皿<

以下文章引用自--一瞬爍曄 Passing Fancy.夢想 (HP, 鹿犬) H有 作者:黎蒼珞

 


 

 

天狼星 布萊克 / Sirius Black生日賀文
天狼星辰】復站賀文

夢想
衍生自【真實之絆
半架空,那個人的陰謀沒得逞,鹿犬狼三人在J&P事務所(麻瓜世界)的小小故事

HP,同人,二創,鹿犬




  初冬午後,倫敦的天幕染上了重重的灰色,濕冷的空氣讓人一刻也不想多待在外頭,紛紛躲在室內吹著暖氣。

  雷木思舒服地窩在事務所一角,暖爐傳來的熱度讓他蒼白的雙頰難得紅潤了些。一如往常可以看見他正閱讀著從圖書館借來的書──艱澀枯燥的書名總讓詹姆和天狼星望之卻步──,好像前一晚驚天動地的萬聖節惡作劇他一點興趣也沒有一樣。

  拿起一旁剛泡好的茶,低頭啜飲了兩口,這時他想到了他的一對好友──霍格華茲史上最讓教授們頭疼的一對聰明絕頂搗蛋鬼──,顯然他們現在應該正在外頭勞動服務。

  沒想到出了校門還是逃不過勞動服務的命運,昨晚的惡作劇看來是把街頭弄得髒兮兮地被罰著清理乾淨吧。

  突然間事務所的門被打開,一席冷風吹了進來,兩個凍得像冰塊的人一前一後走進來也窩在雷木思旁邊。

  「今年的冬天也太冷了!本來以為是萬聖節麻瓜們不會這麼大驚小怪的。」詹姆邊抱怨邊搓著自己凍僵的雙手。「徒手清理那些牆面和街道也太費事了。」

  「但是我趁回來之前在麻瓜警察的辦公室裡留了點小禮物。」相較詹姆,天狼星的心情倒是愉快不少。

  「就你還有心情!你把麻煩事都丟給我做了。──可是,光想像他們的表情就覺得好笑。」詹姆雖然想抱怨但還是忍不住稱讚。

  「只是薄荷蟾蜍糖而已,無傷大雅。」天狼星想到那些麻瓜警察們吃下後,蟾蜍在胃裡跳動的畫面還是笑了出來。

  詹姆和天狼星你一言我一語的,沒多久身體也就暖活起來了。

  「噢,對了!獸足你的生日要到了。」萬聖節的種種刺激可沒讓詹姆忘記好友的生日。

  「對啊,要做什麼?」天狼星問著,詹姆每年總在生日時為他大肆熱鬧地慶祝,換成他可沒詹姆那麼好的人緣可以找到那麼多人。

  「首先得要辦個派對!然後今年要有一個大蛋糕!……你交給我就是了。」反正詹姆總是兩人中負責張羅大小事的那位,天狼星在這方面還從沒操過心。

  「好啊。」天狼星豪不猶豫地答應。

  在一旁聽著兩人說話的雷木思,是最接近他們的人了。

  在別人看來,詹姆熱情、充滿活力、待人親切友善,是像太陽一般的存在。天狼星舉手投足間的灑脫氣質,迷人又神秘,確實不愧是夜中空最亮的一顆星。

  但在雷木思看來,天狼星衝動且率性,沒了詹姆替他瞻前顧後,肯定是要狼狽多了。詹姆意外地蠻幼稚的……,但這一面大概也只有天狼星見得最多。

  雷木思想著想著,倒是笑了,這兩人肯定是一輩子分不開了。

  「可是,事務所的生意最近……。」詹姆想到這裡的生意還是清淡,不免得有些擔心。

  「其實……我接了不少工作──拜你們兩個所賜。」雷木思這才慢慢說了起來。「昨晚的惡作劇讓事務所今天接了不少通電話。」

  「噢,親愛的月影,你這麼說真是讓我誠惶誠恐……可以不要這麼看我嗎?」詹姆這才發現辦公桌上堆滿了工作單,雷木思肯定是忙到了下午才有機會坐下來休息一下。

  「我們會把這些工作完成的,哈,鹿角,你說我們兩個來做一定很快就完成了對吧?」天狼星覺得雷木思這不怒而威的境界真是越來越純熟了。

  「嗯,完成這些工作,生日派對的經費就有著落了。」雷木思話才說完,詹姆早就抱起整疊工作單和天狼星兩人又踏出事務所。

  天狼星隨意抽出了一張工作單,才看了一眼就噗哧笑了出來。「記得你昨天讓一個人掉進池塘裡了嗎?看來你要去池塘裡找他弄掉的戒指了。」

  「這邊還有三隻昨天被你嚇跑的貓好嗎?真是隻頑皮的大黑狗。」詹姆也不甘示弱地回應。

  手上的單子讓他們忙碌到了月色高掛才結束,難得這麼扎實地工作也賺了不少錢,甚至讓他們認真思考是不是要維持這種自己惹的麻煩自己解決的營業方式。

  「雖然累了一天可是荷包滿滿,我們去酒吧?」天狼星伸了伸懶腰,工作完後可以到酒吧放鬆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這可不行,說好了是生日派對的經費!」詹姆把手中的錢袋捏得更緊了一些,就深怕被天狼星一把搶走。

  「也不用這麼費事……。」其實能簡單三人過生日,天狼星已心滿意足。

  「那可不行,你想得美,乖乖回去睡覺。」詹姆一方面是得為派對留著經費,另一方面也是害怕對雷木思交代不過去。

  「就點個兩杯啤酒,月影不會發現的。」如果是壽星指定喝個兩杯,就算被發現應該也不會有大麻煩吧?

  「親愛的獸足,既然你還這麼有精神,那回去時就不讓你睡了。」知道天狼星再執拗下去自己一定會妥協,詹姆只好出此狠招。

  「……我回去睡覺。」天狼星瞬間別過頭去,悶著回應一句便加快了腳步。

  詹姆自然也是笑著跟上,雖說是想逼退天狼星,但自己也早就疲累不堪,怕是一躺下馬上就會呼呼大睡了!



  隔一天,雷木思一拿到錢後就匆匆忙忙地出門說要採買派對用品,說是交給天狼星大概只會買一堆酒回來。詹姆也為了邀請客人而四處奔走,當然,為了保持驚喜也不讓天狼星跟。

  被獨自留在事務所的天狼星百般無聊,但也不能逕自就把門關了騎摩托車去兜風。一整天過去,除了幾個昨天的委託人又特地登門感謝──反而讓天狼星感到不好意思──之外,也沒什麼新鮮事發生。

  左等右等許久才看到詹姆回來,手上還多了一手啤酒和外帶晚餐。

  「等很久了?要不要到屋頂上吃晚餐?」詹姆笑得燦爛。

  當初買下這棟三層樓舊公寓時,就好好整理過頂樓,上頭栽種了些盆栽,裡頭不乏有些常見的藥草。中央放了個雅致的小餐桌,兩人也常常到這上頭來享用晚餐。

  詹姆把四周的蠟燭點起,特殊的小咒語讓它們不至於被風吹滅,又能讓頂樓更溫暖些。搭著點點星光夜幕,還有時不時出現的煙火,增添了不少氣氛。

  「看來要這麼一路熱鬧到五號的Guy Fawkes Night才會結束。」但能這麼熱鬧對於兩人來說可是求之不得,早習慣刺激的兩人可應付不了沉悶的生活。

  「正好當作替你慶祝生日!明天我和月影會幫你做個大蛋糕!」詹姆興致高昂地說,雖說光要他要用魔法做一個蛋糕就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了。

  「你做的能吃嗎?」天狼星已經在想像做出來的可能是一坨歪斜的鮮奶油或是焦黑的硬塊。

  「不能吃你也得吃!」詹姆笑著,拿起了一瓶啤酒就暢快地喝了一大口。

  「怎麼好意思讓壽星吃壞肚子。」天狼星邊說邊打開了餐盒,用叉子叉起烤得恰到好處的馬鈴薯塊。「不過……還是要謝謝你……派對。」

  「哈,其實我要謝的還比較多。」看著就坐在正對面的天狼星,詹姆的語氣突然顯得認真。

  「有什麼好謝的?」天狼星被感謝得莫名。

  「謝你想都沒想就跟我一起窩在麻瓜世界裡,過著有點無聊的日子。」詹姆搔了搔頭,畢竟待在這邊無法隨意使用魔法實在不是很方便。

  「這就更不用謝了。」天狼星被這麼說著反而感到不好意思。

  「我啊,有時候會想,獸足你到底有沒有什麼夢想?因為你老是跟著我。」詹姆看著天狼星,想著天狼星幾乎從沒拒絕過自己的邀請,兩個人從一入學就一直黏到現在。

  「因為那些也是我喜歡做的事情……噢,我可不會說我的夢想是跟你在一起這種噁心的話。」

  「你要真的這樣說我就責任重大了。」詹姆輕輕敲著自己那根本不痠的肩膀。

  「那你可以省省力了。」明白天狼星的意思,詹姆停止了動作。

  「我只是想說,如果你有想做的事,你知道我絕對支持你。」收起了嘻笑的語氣,詹姆認真的眼神彷彿可以看到天狼星的心底一般。

  「你早就這麼做了不是嗎?」特別是在他離家出走時收留他,甚至讓他感受到久違的家庭溫暖,這一點是天狼星最為感激的。

  「說的也是。」詹姆明白天狼星的意思,回以一個大大的笑容。

  「──不過啊,既然我今天都幫你買了啤酒回來,我可以完成昨晚的事情嗎?」詹姆指著天狼星早已喝完的兩瓶啤酒。

  天狼星突然從座位上跳起,想直接逃離頂樓,詹姆當然是伸手拉住了他。

  「昨天是昨天。」

  「就當幫你慶生?」

  「慶生是明天的事。」

  「明天的派對這麼多人,我要怎麼獨佔你?」

  「……沒想到你也越來越直接。」

  「這也是跟你學的。但,我以為你也喜歡?」

  「喜歡,只是會很累。明天大家一眼就知道我們幹了什麼。」

  「那也是晚上的事,我會讓你多睡一點。」



  不知不覺兩人已從戶外退回了屋裡,室內相較之下溫暖極了,詹姆自然也沒打算讓天狼星的衣物在他身上停留太久。

  但畢竟才剛進屋,詹姆略為冰冷的手指滑過天狼星胸口和腹部時,還是讓他忍不住顫抖。詹姆原本還想耐著性子等一會,卻聽見天狼星在耳邊輕聲說了句:「不要停下來。」

  沒拒絕他的邀約,詹姆吻上天狼星的嘴,一手撫摸著他胸前的兩點,另一手早已沾了些潤滑液往他身後探去。感受到手指被緊緊包覆住,詹姆手臂略出力讓手指在天狼星體內來回抽動。

  等到躺在床上的天狼星身體變得更加放鬆之後,詹姆拿起一旁的枕頭墊在天狼星腰下,將手抽出後馬上用自己挺立的下身取代。但他頂到天狼星體內最深處後就停止不動,反而是先握住了天狼星抵在自己下腹前的部位,來回用他略粗糙的指腹刺激著。

  天狼星呻吟的聲音詹姆一字不漏地接收著,他看著身下的人有些過長的黑色瀏海因為滲出的汗而緊貼著額頭,微皺的眉頭,閉著的雙眼有著長長的睫毛。他其實一直知道天狼星的夢想是他,但也為此感到有些不安,深怕這個夢想無法一輩子都這麼完美。

  「……你分心了?」天狼星帶著喘息,吐出了這幾個字。

  「我只是,只是說萬一,你的夢想消失了怎麼辦?」遲疑了一下,詹姆還是把想法說了出來。雖說只是待在麻瓜世界的普通事務所,但誰知道會不會再發生像之前的事情?

  「早就知道你剛剛想轉移話題。」天狼星睜開了雙眼,直盯著詹姆看。

  「話只說了一半,果然還是該好好說完。」詹姆感到抱歉地笑著。

  「你可別小看我了。」詹姆想得也太多。天狼星覺得有些好笑,依他的謹慎,肯定是衝動的自己還比較容易發生危險。「放心,我不會做什麼蠢事,如果我的夢想不在,就只好改替你完成你的夢想了。」

  收到滿意答案的詹姆又吻住天狼星,交纏的舌頭讓彼此的體溫越來越高,酥麻的感覺從喉間一路下探到兩腿之間。不等詹姆的動作,天狼星開始扭動自己的腰,讓詹姆一下一下扎實地在自己體內抽插。

  不過詹姆也加快了手部的動作,一時的刺激讓天狼星分了神,也讓詹姆順利搶回主導權。他加重了力道,每一次都插入了最深處才退出,在幾乎要離開天狼星的同時又深深地進入。

  天狼星雙手搭在詹姆肩上,背也弓了起來。知道這是他接近高潮的反應,詹姆將身體往前傾順勢把天狼星壓回床上,原本大幅度的進出也改成快速的抽插,在天狼星將濃稠的白色體液射在詹姆手上時,達到高潮而顫抖的身體也緊緊吸住了詹姆的下半身,這時詹姆也忍不住將自己的體液毫無保留地射在天狼星體內。

  「累了?」詹姆輕聲地問。

  「嗯……。」天狼星連回答都懶了,只隨意應了一聲。

  「到浴室再睡啦。」見天狼星似乎想倒頭就睡,詹姆還是一把拉起他,連拖帶拉地丟進浴缸裡。看在壽星的份上──看看時間也過了十二點──自己只好認命幫他清理了。

  「你可答應我了,會替我完成夢想。」詹姆輕輕說著。



  ──隔天晚上詹姆果不其然端出了有著歪斜鮮奶油的焦黑硬塊,上頭有用巧克力醬寫的奇醜無比的「Sirius Happy Birthday」。

  ──撇除其他人不說,雷木思一整天都用著一種我什麼都懂的眼神看著天狼星。



  《終》

 



如果讓我想鹿犬的話,天狼星就要平常有點害羞但是在床上很主動這樣。(不這樣不就辜負了天蠍座XDDD)
然後,仔細想想,我自己的見解是,天狼星真的完美扮演的一條大黑狗的角色,想到如果有一天主人不在了,就覺得也太哀傷,所以才傳達了這篇的想法。

希望好友喜歡,希望有達到你心中的鹿犬XD
希望你能稍稍拋開創作時的完美主義而更衝動一些,戰戰兢兢就不天狼星了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索緹斯(Sothis) 的頭像
索緹斯(Sothis)

天狼星辰

索緹斯(Sot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