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有BL R18描寫,請未達限制年齡及不喜者勿閱。
★ CWT53 無料,場後全文+番外公開,本篇為番外。

 


 

Everyday With YouThat's All I Ask番外

 

入秋後的某天,天狼星和詹姆一起前往那間位在他們所居住的高錐客洞唯一的酒吧,與老友路平久違的聚會。

雖然他們不時都會用貓頭鷹傳訊互相問候,但自從鳳凰會解散之後見面倒真是第一次,氣氛自然分外熱絡,他們一邊喝酒一邊閒聊著往日的回憶與大家最近的情況。

距離上次見面已經大概是兩年前的事。在他們剛畢業時也正是佛地魔的勢力最強盛的時候,也因此在他們確定要接受成為正氣師為期三年的培訓時,也加入了由鄧不利多組織的鳳凰會來協助對抗黑魔法的威脅,路平與莉莉也是其中的成員,在莉莉知道他們在一起的消息後高興的撲上前抱住他們,令他們覺得分外感動。

那時他們在魔法部與鳳凰會之間奔波,雖然忙碌又危險,但他們都樂在其中,加上同時累積實戰的經驗讓他們對抗黑巫師的能力越發熟練。

在即將結訓的前夕,他們在鄧不利多的帶領下與佛地魔和食死人們展開一場大戰,因為有獅子阿爾發差點犧牲所帶出來的分靈體的情報,以及石內卜在食死人中作為臥底間諜的裡應外合之下,他們終於成功擊敗了佛地魔並且大大削弱殘餘的黑巫師勢力,獲得了一次大勝利。

原本獅子阿爾發在成為食死人後不久便反悔打算叛逃,又無意間得知黑魔王費心藏起的小金匣的秘密,打算一個人與怪角一起去取回,在他給天狼星的信中提到這件事令他們起疑,於是他們便出動跟著前往,幸好在他即將被行屍拖進水中前及時救出,雖然變得很虛弱又受了傷,但總算保住性命,因為這件事天狼星與家裡的關係也稍微不像之前那麼冷硬了,也同意在佛地魔落敗之前接肉鳳凰會的幫助暫時隱居在安全處。

最令他們吃驚的莫過鼻涕……不對,現在他們都試著努力改口,就算只有表面也都盡量做到和平相處,從路平口中才得知石內卜會如此冒險做臥底都是為了莉莉,因為有他的情報與暗中相助,讓鳳凰會的成員數次在危機中安然而退,他是這次勝利的大功臣,也順利贏得莉莉的芳心,在鳳凰會解散後不久,就傳來莉莉與石內卜結婚的消息。

不得不說,愛的力量果然是最為強大的。

 

路平在那之後先在老家住一陣子,後來決定出發四處走訪並協助躲藏在各處、有著和他過去一樣遭遇的狼人,並將這些年的經歷改編出書,現在也小有名氣,有一票死忠粉絲,大家對狼人的看法也相對於過去變得和緩許多。

因為這樣他現在不常在同一處停留太久,而天狼星與詹姆在成為正氣師後也依舊忙於緝捕黑巫師與佛地魔的殘黨,所以能碰面的機會就變得更少,因此在得到通知路平會短暫停留在高錐客洞,剛好他們也剛結束任務,便迫不及待地和他約出來聚聚。

他們暢飲歡談直到入夜才盡興,在互相約好下次再碰面的約定後,路平便消影啟程前往他下一個目的地。

 

他們在夜色中邊閒聊邊漫步走回家,點點星光襯得這個古老的小村莊更加迷人,徐徐微風吹拂加上還帶著些微的酒意感覺十分舒爽。

 

「現在孩子都快兩歲了吧!但我到現在還是不太相信莉莉會嫁給石內卜,她明明值得更好的人。」

「現在說這些也太遲了吧!再說不管對象是誰我想你應該都不會滿意的。」

「這話聽起來有點酸吶。」詹姆停下腳步轉身面對天狼星,環腰將他拉近自己,「在吃醋?」

「少臭美了,我只是要你早點面對現實,就算再不喜歡石內卜你也得接受。」

「嗚嗚,你也太狠心了,我都還沒問你為什麼羅莎琳會寄信給你?」

「你才是在吃莫名其妙的醋吧!她只是說她將在下個月和在聖蒙果醫院裡的同事結婚,希望邀請我們參加婚禮而已。」

「喔!那當然是要去祝福她啦!」

天狼星若有所思地看著他嘻嘻的笑臉,開口問道:「說真的,你有想過這些嗎?婚姻、孩子,跟我在一起,這些都不會有,你會不會覺得會有遺憾?」

「別說傻話了。」詹姆收起笑臉回望著他,伸手將天狼星在這幾年間留長些的黑色髮絲輕輕撥向他的耳後,然後傾身在他唇上落下一吻。

「有你,我沒想過會有什麼遺憾。」

 

***

 

直到他們回到家,各自梳洗準備休息之前,天狼星都沒再說什麼,他在浴室待的時間也比往常久了許多。詹姆已經先洗完澡,坐在床上想著,不知天狼星是否還在惦記著他剛剛提出的疑問,詹姆正在思考著應該怎樣做才能化解他的心結時,天狼星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你……」詹姆看著眼前只稍微套著浴袍,裡面什麼都沒穿的天狼星,頓時失去說話能力,在他反應過來前,天狼星已經走上前將他向後推並跨坐在他腿上,悄聲的說:「來做吧!」便開始動手脫去詹姆的衣服。

「等等!你怎麼……」在他把問題說完前天狼星便直接吻上堵住他的嘴,在成功脫下他的衣服後就直接推倒他,開始一路向下在他身上落下無數綿密的吻,同時用手指輕拂他胸前的凸起,詹姆被他挑逗的連連粗喘,天狼星發出一聲得意的低笑,接著就伸手脫下他的褲子,詹姆登時像被電到似的跳起來。

「等等!太奇怪了,這不是平常的你,你……你老實說你到底是誰?你把天狼星怎樣了?」

「你真的很會破壞氣氛耶!難得我想主動一點,你有必要嚇成這樣嗎?」天狼星沒好氣地翻了翻白眼。

「為什麼你會突然想這樣?」

「沒什麼,只是……很感動罷了,你之前說的話。所以我想讓你也感受到我的心意。」

「原來是這樣!你都不說話害我以為你還在介意。不過你不用太勉強自己做不習慣的事。」詹姆鬆了口氣。

「不……這些都是我自己想做的,因為我也希望你能高興。」天狼星手輕撫在詹姆昂立的器官上,「你確定不讓我用嘴幫你?」

「下……下次好了。」詹姆不確定是不是因為他跨過自己心裡的一道坎還是只是單純喝多了,面對這個看著無心卻句句挑逗色情的天狼星,他幾乎沒有招架之力。

「嗯,好像也差不多了。那……」天狼星說著,一手扶著詹姆的肩膀微微起身,另一手扶著詹姆的性器對準後便慢慢坐往下。

「等一下!你……」

「沒關係,我已經自己弄好了,只是……唔嗯,果然還是沒辦法直接完全進來……啊!」

詹姆突然理智線全斷抓著天狼星的腰就往下壓,突然的強烈刺激讓他失聲叫了出來,還沒等他緩過來,詹姆便開始不斷向上猛力戳刺,過多的快感讓天狼星沒多久就渾身無力發軟,雙手只能勉力抱著他的脖子,任憑身體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搖動,一頭長髮也隨之飛舞,他深邃的眼睛變的迷濛,口中除了無意識喊著詹姆的名字之外只能不停的發出令人酥麻的呻吟喘息。

詹姆絕不會跟他說。他這個樣子有多天殺的性感,這是只屬於他的、連本人都不能知道的寶物。他將天狼星壓倒在床上,唇舌交纏的熱烈吻著,下身也愈發加快動作,直到層層堆疊的慾望將他們淹沒。

 

一早,天狼星先醒過來,他坐起身,隨之而來的痠痛與一床的狼藉,讓他憶起昨夜的瘋狂,即使早已做過無數次還是不禁有些害臊。他看著身旁睡的深沉的詹姆,心裡滿是暖暖的愛意與眷戀,他多麼慶幸在那麼久以前就遇到他想相伴一生的人,而這個人也用同樣的愛回應著他,他已別無所求了。

天狼星默默在他熟睡的臉龐上吻了一下。不管未來會如何變化,他知道他們都會一起攜手度過往後的每一天。

 

〈完〉

    索緹斯(Sothi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